芝加哥附近有一所中學實施零時體育計劃,即在沒正式上課之前,讓學生早七點到校,跑步、做運動,要運動到學生的心跳達到最高值或最大攝氧量的70%,才開始上課。

一開始時家長都反對,孩子本來就不願早起上學,再去操場跑幾圈,豈不一進教室就打瞌睡?結果發現正好相反,學生反而更清醒、上課的氣氛好了、記憶力、專注力都增強了。

原來我們在運動時會產生多巴胺、血清素和正腎上腺素,這三種神經傳導物質都和學習有關。多巴胺是種正向的情緒物質,人要快樂,大腦中一定要有多巴胺,我們的快樂中心伏隔核裡面都是多巴胺的受體。我們看到運動完的人心情都愉快,打完球的孩子精神都亢奮,脾氣都很好。

血清素跟我們的情緒和記憶有直接的關係

血清素增加,記憶力變好,學習的效果也更好了。很多抗憂鬱症的藥都是阻擋大腦中血清素的回收,以使大腦中的血清素比較多。正腎上腺素跟注意力有直接的關係,它在面對敵人決定要戰或要逃時分泌得最多。正腎上腺素使孩子的專注力增強。所以學生心情愉快、上課專心、記得快、學得好,自信心與自尊心也提升了。

研究者也發現在斯坦福成就測驗中,那些體能好的學生數學勝過全體的67%,英文勝過全體的45%。2004年由小兒科醫生、認知科學家等組合的團隊對學生健康做了一個評估,發現一周只要運動3到5次,每次30到45分鐘,就能大大提升孩子記憶、注意力和教室行為的正向效果。

看到運動對學生學習和行為的好處,學校體育課節數不但不該減少,還應該增加才對,我們應該讓孩子用最自然的方式來提升他的體能與學習效果。

運動是壞情緒的宣洩渠道

孩子的壞情緒,需要透過教育來引導、升華為正面行為。除了良善行為的認同學習外,多運動是很好的宣洩管道,能讓大腦分泌多巴胺,使孩子擁有正向的情緒。

了解壞情緒來源後,我們應該盡力推行體育,讓情緒有適當的管道發泄出來。運動會促使大腦分泌多巴胺,這個多巴胺促進我們的正向情緒,使我們不易得憂鬱症。運動還能加強團隊合作的默契,因為21世紀又回到了我們祖先生存的方式——用團隊的力量求生存,去并吞別的公司或跟別的公司競爭,不再像以前一樣單打獨鬥了。

我們一向不注重體育,常把體育課調去補英文或數學,殊不知希臘人早在兩千年前就看到體育的重要性,他們的孩子16歲以前最注重的便是體育。有了強健的身體,知識才有意義;失去健康和生命的話,再多的知識都無用武之地。

剝奪運動就是剝奪成長

很多父母都有這種迷思,以為運動是浪費時間和體力,其實運動跟智慧有直接關係。有個實驗研究500名學生運動和學業成績的關係,發現每天上一個小時體育課的孩子在考試成績上比較好。大學生參加運動計劃後,學業成績也上升了。連50歲的中年人在參加四個月的走路計劃後,心智的表現也比四個月前的提升了10%。另一個實驗對象是65歲的老人,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

科學家很早就知道運動跟情緒有關。運動可以抑制大腦中杏仁核的活化,阻止負面情緒的出現,打完球的人情緒都很亢奮,不會憂鬱。實驗者用老鼠來探究原因,發現運動時氧的大量消耗會促使血液循環加快,這個氧的需求增加了肌肉微血管的數量,使肌肉可以運動得更久。大腦也是一樣,血液流動得越快,就能運送越多的帶氧血紅素到細胞上去,就可以做更多的思考,儲存更多的記憶。

比如打籃球就是一項很好的運動,它需要眼快、手快、腳快及決策快。球員拿到球大約只有千分之幾秒的時間決定是自己投籃還是傳給別人;若是自己投,大腦得馬上計算球投進籃的機率,以及投不進時被別人拿去的後果。所以,鼓勵孩子運動其實是促進他大腦功能的整合,對他以後出社會的應變能力有幫助。

從研究結果看來,每個學生都得運動,初三學生更需要每天運動。一方面保持心情的愉快才看得進去書;另一方面增加大腦血液的流動,促進海馬回神經營養因子基因的表現,幫助記憶,讀書才有效。運動不但不是浪費時間,而且還對學習有益。父母可以放心讓孩子去打球、游泳,做各種運動,讓孩子更好地成長。

運動能治療「多動症」和抑鬱症

運動對注意力缺失和抑鬱症來說,也是自我控制的「良藥」。目前醫生給多動症患者所開的利他林,其實就是為增進大腦中多巴胺的量。如果運動本身就會分泌多巴胺,為何不用大腦自己本身的多巴胺呢?自己分泌的對大腦沒有傷害,外來的現在已知會傷害伏隔核。許多第一線的治療師都發現,武術、體操等需要大量注意力的運動對過動症的孩子非常有幫助,因為這些運動需要全神貫注,而且武術、體操比枯燥的跑步機有趣得多,孩子比較願意持續練下去。任何運動都需要持之以恆,每天做,效果才會出來。

同時,多運動不但可以少生病,還可以節省如憂鬱症等許多慢性疾病所造成的社會成本。況且有好的體魄才能把所學的知識、技能長久地應用出來。

柏拉圖說:為了讓人類有成功的生活,神提供了兩種管道——教育與運動。我們也越來越看到,這兩種管道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n6GD5N.html